凉柔

最耀眼的两颗星_照亮了黑夜的一角

一个星期没登这个号,今天上了一下发现自己百粉了
很开心,谢谢各位肯支持我这个文渣的成长(虽然也没怎么成长)
我是520那天动笔写的第一篇周叶,当时莫名其妙开心到飞起
这五个月里,我写了六十来篇文,很多都不称心,主页里的文被删了又删
现在入了新的圈子,很多以前的同好变成了现在的同好
很幸运♥能与你们相识

【周叶】

-日常瞎写
-啦啦啦辣



“荣耀和小周哪个比较重要?”

“不好说,少一个都不是我。”

爱一个人是很难的,你恐惧自己不知不觉间的改变,还想溺死在他温柔之中。
叶修对他生活把控不错,周泽楷占三分之一,荣耀占三分之一,有周泽楷的荣耀又占三分之一。
所以说谁比较重要,不好说。
没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候,叶修会想,打一辈子荣耀也不赖,毕竟还没有比荣耀更令他痴迷的东西。
可以说,那时候荣耀就是叶修的全部。
其实叶修也很苛刻,因为周泽楷并没填充满他的所有生活,甚至没有给他单独的“二人世界”,两个人大多时间都靠“网络一线牵。”
所以,这衬托了夏休期的伟大。
关于出柜,很惊讶,叶修父母并没什么风浪,可能是放任叶修“自暴自弃”,也可能是习惯了。
最难缠的还是周泽楷的母亲。
周泽楷的母亲很守旧,一股子大家闺秀的味道。
她不支持周泽楷走上电竞这条路,更反对周泽楷和叶修的关系。
叶修表示理解,毕竟老周家就一个独苗。
周泽楷妈妈开始花样作,不作分不罢休。
周泽楷想心一横学叶修离家出走断绝关系来着,但被叶修一把拦下,关于这件事的痛苦,叶修是深有体会。
妈妈认同他们的关系时,已经是半年后了。妈妈拉着叶修唠了很久,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,提起往事总忍不住感叹。
有一天周泽楷问他,为什么是他。
其实这个问题叶困惑叶修很久,不过既然人家问了,他便叼着烟说,因为你好看啊。
磨合期嘛,周叶两人的磨合期,是在妈妈同意后开始的。
起初没有任何不对,后来总有一种气氛压在他们身上。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磨合期过了,两个人又粘粘糊糊挂一起了。
同性虽然还未合法,但人们开始逐渐接受,而接受无能的只能用爱照耀大地。

其实小周问过叶修同样的问题。
小周:我重要还是荣耀。
叶修:当然说选择原谅他。

【周叶】清酒与猫

周泽楷的手一抖,手机“铛”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怎么可能……
叶修,他,怎么可能退役。

/1
周泽楷昏沉了一天,叶修退役的消息太突然,把他击个措手不及。
窗外应景的飘着雪,却还未积成白花花的一片。
周泽楷试过联系叶修,可他却完完全全的失踪了。
怎么办……
还没有跟你说我喜欢你。

/2
雪停了,周泽楷随意搭了一条围巾,向屋外走去。
轮胎碾过的地方,雪化的很快。周泽楷漫无目的的闲逛着。他有很多次机会表白,可周泽楷每次怕了。
几声呜咽落入耳中,周泽楷思绪被拉了回来。公园长椅旁的纸箱里,一个哆嗦的毛团眨了眨眼。
“喵――”

/3
好像……叶修?
周泽楷因自己的想法吃了一惊。
这只猫,分明在雪中弄得如此不堪,可眸子中却有一股倔强,和嘲讽似的从容。
“阿修。”
解开自己的围巾,将猫裹了起来。
阿修在他怀里拱了拱,像应了他一样。

/4
这一养,就是一年多。
轮回宿舍不让养东西,周泽楷只能把它安顿在家里,他每天无论训练到多晚都会回家陪阿修,哪怕队员总调笑他有了媳妇忘了轮回。
周泽楷只能笑笑,他们不知道这只猫叫阿修。
阿修很乖,不太会撒娇,但是却会一直跟在他身后。

/5
某一天江波涛提了一袋子猫粮去他家。
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一个有些颓废的周泽楷。
“阿修不见了。”
“叶修回来了。”

/6
周泽楷跑遍了整个S市都没有找到阿修,他甚至觉得,是不是阿修会不会是叶修。
那样就能解释为什么阿修不见了。
可生活哪是童话,听楼下阿姨说,阿修是被楼下的猫引跳了窗。

/7
十赛季总决赛,当奖杯从叶修手里跌落时,周泽楷走了。
他还是不敢告诉叶修,他有多喜欢他。
周泽楷只能趁他还没发现,落荒而逃。
没准,明天阿修就会回来了。
周泽楷自嘲一样的想。

/8
前几天,叶修捡到了只猫。
苏沐橙告诉他,这只猫像周泽楷丢了很久的那只。
他在决赛后问了江波涛关于这只猫的事。
江波涛仅仅告诉他,这只猫叫阿修。

/9
“小周!”叶修一路追来有些吃力,他抱着猫喘着粗气。
周泽楷回了头,两个字脱口而出。
“阿修……”

“我在。”
“喵――”

//清酒指的是周泽楷
不像么hhhhh

日常护媳妇 匪风

“什么?那个贱婢又他娘的欺负你?来来来老子的刀呢,砍死他丫的。”

匪大最近很气,自家媳妇为什么这么软,这么容易受欺负。
单说一个唐七,就是这种不要脸的都怼不过?果然大风离开自己就活不了了。

将电脑开了机,点开一个“唐七辣鸡”的文件夹,匪我思存浏览着几百张图片。
匪大在一堆微博帐号中随便选了一个,随随便便码了几个字就十分劲爆,再加上这劲爆的图片,怕是唐七心脏不好就要背过去了。
“呵,不自量力。”

几分钟过后,这条微博上了热门,无数人高呼“哎呀卧槽”,匪我思存冷哼一声,换了个账号继续发微博。

不到半个小时,她发出去的四条微博霸占着热搜榜,不少唐七无脑护疯狂洗白着,匪大没有理,反而是换上了大号,敲了几个字。

匪我思存:恕我直言,抄袭的,都是垃圾。

“喂,媳妇儿,完事了,那碧池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怼死他。”

#匪风墨#

“各位,能不能好好解决。”大风一股要哭的样儿。
“不行。”
“绝对不行。”
两个文圈怼人扛把子双票否决了她的建议。
大风只得认命似的趴在桌上。

三天前,墨香铜臭和匪我思存将大风拉进了讨论组。
匪我思存:大风,唐七都这样了你还能忍?
墨香铜臭:这种功底在下佩服。
大风刮过:我都忍这么久了,都没什么啦。
墨香铜臭:机票订好了,准备迎接我吧。
匪我思存:还有我!

三天后的今天,两个人风风火火的将她拉进了酒店,跟盘问似的盯着欲哭无泪的大风刮过。
“你说,都是四个字的名,为什么差距这么大?”匪大掏出了手机,将几个文件传到了讨论组。
“这个资料我有……等等这货还干过这事!?”墨香铜臭扒愣着手机,惊呼道。
“有证据也不能怎样的,要起诉我根本没有精力。”戳开了文件,大风却没看进心里。
剩下的两个人却突然飙起了手速。
“日!”
“卧槽!”
“太他妈的不要脸了吧,开小号这么明显当我们傻啊。”
大风刮过看着撕逼正嗨的两人不知所措。

直到墨香铜臭拍了拍手,把手机撇到床上时,大风刮才缓了神儿。
“我们两个想和你整一个发布会。”匪我思存也关了手机,抬头盯着大风。
“发布会?唐七颠倒是非很厉害的,只怕……”
未等大风说完,墨香铜臭便打断了她。“只怕她颠倒是非反咬一口,你的粉丝不堪重负纷纷坠泪?对吧?”
心事被戳穿一半,她也只能答应。

墨香铜臭和匪我思存在这里呆了三天,明天的发布会都已被安排安排妥当了,可她俩还是不能入睡,心里不安感隐隐作祟。
“匪大,我觉得明天要出事。”墨香铜臭看向还在玩手机的匪我思存。
“唐七……应该不会那么老实吧。”匪大开了单人床的灯。
两个人默契的不语,直到快一点了墨香铜臭才开了口。

发布会上,三个人站在台上没有丝毫的局促,墨香铜臭作为这次发布会的发起者一直引导着风向。
直到一个捂得严实的记者开了口。
“您是怎么认为大风刮过一直的蹭热度诬陷呢?”
来了,墨香铜臭想。
“首先,一个抄袭的作品难道不是一直在蹭原作的热度么?难道连为自己维权都会被说成蹭热度,那所谓的言论自由和版权保护是不是可以丢掉不管了?”
“其次,关于唐七,我们的证据句句属实,我们甚至为了保护唐小姐连许多东西都没有说,何来诬陷?白纸黑字就印在这里,证人也坐在这里,您要继续认为我们在诬陷唐小姐,请您不要做记者了,连最基本的黑白分明都做不到,怎能为大家发声?”
那人气极,可捂得严实并未被发现,其他人都为这些话送出了掌声。

台上三个人都知道,刚才那个人是唐七,墨香铜臭的话并不是为了刺激她,而是为了更大的事。
散场后,一个记者悄悄的跟踪着唐七,在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,定格了所有的结局。

几分钟后,这条微博上了热门。
“惊呆!唐七竟为了洗白做出这种事。”

趁现在还在夏休,联盟的各位都出来搞事儿了。

黄少天生贺群

索克萨尔:少天睡了
君莫笑:大眼,钥匙呢?
王不留行:兜儿呢
沐雨橙风:我和云秀到楼下了,大眼你快过来
鸾辂音尘:同人本已get!
一寸灰:饮料买好了
木恩:我在一帆旁边
大漠孤烟:我拎了点酒
石不转:准确说是三箱啤酒一箱白酒
索克萨尔:!
一枪穿云:!
风城烟雨:!
君莫笑:老韩你这……
一叶之秋:蛋糕和花都到手
一枪穿云:零食也
君莫笑:卢瀚文小朋友呢?
流云:准备好了前辈!!!
索克萨尔:叶修照顾点瀚文
君莫笑:好了,喻文州你看着黄少天,其他人来会场集合。
大漠孤烟:好
一枪穿云:好
石不转:嗯
迎风布阵:妥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累了一晚上的各位都从地铺上爬了起来。
叶修耳旁的闹铃都快把他震出心脏病了。
收拾好地铺,各位都默默的干起了昨天未干完的活,而远程协助的喻文州也给他们发来了消息。

索克萨尔:少天一般八点醒,你们什么时候完事?
石不转:保守估计应该七点半
君莫笑:现在还有一个半小时八点
沐雨橙风:墙上的装饰都粘好了,老魏的桌子在哪?
迎风布阵:心疼我一把老骨头吧 /飙泪
木恩:饮料都兑好了
一叶之秋:零食已经摆好了
鸾辂音尘:各种东西都摆好了
大漠孤烟:立牌放好了
风城烟雨:大家都换衣服吧,叶修你把楼下杂货间留出来
君莫笑:喳

黄少天并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日,虽然粉丝们都开始为他庆生了,可他连今天是几号都不知道。
洗涑过后,黄少天趿拉个人字拖走向了喻文州的房间,喻文州一向起早,往常这时他应该在整理资料。
可推开门,喻文州并不在屋内。黄少天拍了下自己的脑子。
昨天说好喻文州在楼下等他,完犊子了!迟到了!!
而喻文州已经在楼下蜡像半个多点了。

“对不起啊队长我不是故意迟到的你也知道我愿意……懒床。”少天看见久违的“喻氏微笑”有点僵。
“走吧。”喻文州偷偷的在群里发了个ok。
“喂喂喂去哪啊…!!!?”

会场不远,大概走半个小时就能到,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有点怵。
搞什么嘛,一大清早的。
直到喻文州推开那扇门,看见十多个“黄烦烦生日快乐”的牌子,黄少天才反应过来。
“我说你们一大早干什么啊,都来为本剑圣过生日?看来我的魅力很大嘛。”
话落,一颗水珠滚在了地板上。

“生日快乐,黄少天!”

石不转的十字架 娱乐向

世邀赛半决赛,中国队逼得敌方节节后退。
双一的配合赢得阵阵喝彩,对方剑客冷笑一声,目光转向了石不转。
二十个身位……十个身位。
君莫笑并没有为了救石不转而脱战,反而看向那剑客的眼神充满了嘲讽。
六个身位,就是现在!
剑客跃身而起,张新杰操控着石不转避开了他的攻击。
敌方在逼近,而石不转在后退。
张新杰在团队频道看见了叶修发的消息,是一个十。
电脑屏幕的光被镜片反射,石不转不再向后退,反而是一个治疗落在了自己还未残血的身子上。
不自量力,剑客笑道。
那么就来了结你吧,可爱的中国队治疗。
又是一个技能,石不转堪堪避开,场下的观众赞叹张新杰的操作时也在着急,难道中国队要舍弃治疗?
团队频道上闪过了一个ok,君莫笑一个落花掌把眼前的战法吹倒在地。
剑客又逼近了,张新杰又躲过了他的技能,是一个三段斩。
就是现在!
叶修和苏沐橙转向了石不转方向。
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十字架敲到了剑客的后脑勺。随即而来的是几秒的眩晕和炮火。

直到荣耀两字背后出现的是五星红旗,人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退场时,不知道是哪一个牧师玩家站了起来,对着大屏幕喊道:
“暴力输出石不转!”
“暴力输出石不转!”

一些人愣了一下,也随着他喊到。
“暴力输出石不转!”
“暴力输出石不转!”
……

罗辑看着回放,默默写起了个帖子。
“关于十字架的一百种用途”

可口X百事 邪教组

我叫百事,我有个从小掐到大的人叫可口。
他比我大几岁,在一个大院里生活的我俩总能掐起来:
今儿因为根关东煮;明儿因为块口香糖,要是实在没理由了,我俩也能因为没理由掐起来。
说实话,可口长的真挺好看,高高瘦瘦的,不像我有点婴儿肥。在学校里也有不少追他的。
我也因为和他是一个院儿里的,总能被女生抓住问东问西。
有一次因为太烦我找了他,那天是个雨天,他骚包的叼根烟坐在屋檐下,我气冲冲的问他: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,那帮女生一天天都问你怎么了怎么了,烦不烦啊。
他顺手将烟蒂撇到水洼中,呲着口白牙看着我。
“那为什么没有女生找我啊。”他眼睛弯成一弯。
我气急,踩着水坑里的烟蒂,跑了。

不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我对他有所改观,大概还是那一天。
赌气的绕远跑回家中,一身衣服被雨浇透了,我妈觉得应该是又和可口掐起来了,就没管我。
等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我整个人跟勒膊挂树上一样难受,刚起床,我妈就捧着盆豆角催我上学。
一天下来,我连口饭都没吃进去。我没什么朋友,就连回家也没愿意和我顺道的,除了可口,他总愿意埋汰我一路。
不过今天连可口都不在了,因为太难受我实实墨迹到快关大门了才走。夏天天长,七点多还亮着。
家离学校还算不远,骑车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,但我今天没敢骑车,怕一糊涂就摔进个坑中。
走到王姨家店门口时,太阳已经落了半个身影。
我知道可口在王姨店里打工,怕可口看见这狼狈样儿,就走的有点急,没想到竟一脚踩入潭烂泥。
“噗嗤”一声,我倒在马路旁,理智告诉我应该快点起来,可我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手了。
“好难受……”我嘟囔着。
几秒后,我被抱了起来,泥和泪水糊将眼睛糊的难受,手刚想去抹就被吓停了。
“我要是不看眼,还以为隔壁巷子老张的糖葫芦掉了。”是可口的声音,我被吓了个激灵。
还没等我缓过劲儿,我脸上的泥水就被可口擦了下去,他意示我起身,可我还愣在那里。
“真麻烦。”可口反手把我提了起来。

我不知道那天我怎么想的,就安安静静的让可口抱我回了家,我妈还一直夸可口有个大人样。
从那之后,我和可口的关系越来越微妙。
高一上学期放假,我在一摞子作业中看到封粉红色的信,说来也不好意思,我连信都没拆开就脸红的将信塞到书架里。
中午饭点后,可口来我家借教材,那时候我正在园子里给花浇水,就让他自己去拿。
不拿还好,这一拿就出了事。
可口捏着信看着我,我整个脸憋的通红,想去抢可是就是抢不到。
“哟,熬出头了?”可口不咸不淡的说。
“就允许你有人追,就不允许有女生给我送信了么!”我气急。
他没回话,我趁他不注意就抢走了信。
打那之后,我就一直没和他说过话,直到高三毕业典礼。
他的毕业典礼我没理由参加,只能别着气窝在家里预习高二教材,但其实我一个字都没看进去。
从上次不欢而散后,我整个人都奇怪了。我开始有意无意的追寻他的身影,但只要目光对上就会急忙躲开,有时候会控制不住的想他,特别是在雨天。
某一天我惊醒,我不会说喜欢上他了吧。
我开始一遍一遍的催眠自己,他是男的,而我也是男的,两个男生不会有结果,而且他一定不喜欢我。
因此,小半年里,我一句话都没和他说过。

屋外下起了小雨,可口他妈让我去找可口,但当我走到学习时,毕业典礼早散了。
问了下门卫大爷,得知他们应该是去喝酒了,我刚想折返回家就看见保安室外的瓢泼大雨。

我觉得我应该是疯了,不然怎么会冒雨去找他,我给他打电话也不接,花了好长时间打听才知道他在哪里。
这群人喝高了,都嚷着胡话,看见可口像没喝多少,便没好气的说:
“你妈叫你回去。”
很意外的,他听了我的话,我俩趁雨小了点就准备回家。
刚出饭店门,他就拽着我跑向条巷子。
“喂,你耍酒疯啊。”我脸红了。
他没回我,自顾自的拉着我跑。

“你为什么不理我。”他突然停了下来。
“这不得问你嘛,你看不上我,我不得躲远点么。”我赌气地说。
沉默,又是沉默。
我想拉他回去,却被他反拉进怀。
“你为什么不理我,你知道我半年里都怎么过的么。”
我被抱得措不及防,想推搡却推不开。
“我暗示你一年了你都不回应我。”
“那帮女生找你你一点反应都没有,一点醋味儿都没有。”
“我以为你是真傻,没想到我居然看见了给你的情书。”
“你知道我有多生气么当时,我恨不得立马砍了那个女生。”
“你只能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。”
颈窝之中有点热,我没想到他会哭,不过更惊讶的是他对我说的话。
“喂,可口。”我戳了戳他的腰,但是他还是没说话。
我清了嗓子,脸上是盖不住的红。
“咳,可口,我喜欢你,我……”没等话说完,我的嘴就被封了个严实。
几分钟时候,我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,他擦了擦我嘴角的口水,笑着说:“甜的。”

从那之后,我俩狗血般的在一起了。
有一天我问他,为什么那天说我像糖葫芦,他想都没想就说:“因为糖葫芦是甜的啊。”
嗯,首尾呼应,满分作文。

这就是我和可口的恩怨情仇。

【周叶】【喻黄】

周泽楷吃醋了,他现在气的恨不得操刀砍人。

1.
周泽楷总能看见叶修和黄少天掐架,不论在群里还是游戏,他总能自顾自的喝一吨醋。
虽然他和叶修没有公布恋情,但是大家也心知肚明的,可因为叶修黄少天的互动频繁,网上踊跃出一批叶黄大军,还有黄叶。

2.
周泽楷看着眼前的叶黄本子,感觉自己绿的发亮。
因为这事,周泽楷不止一次的找过叶修了,可是叶修总是三两句搪塞过去。
每当发生这种情况,人们总能看见一枪穿云操刀,哦不,提枪走向夜雨声烦。
这导致微博话题榜上出现了“周泽楷黄少天的恩爱情仇”。

3.
又看见夜雨声烦撵着君莫笑到处跑了,周泽楷忍无可忍,翻出了他绿色的背包,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绿帽头像的电话。
“喂,喻文州。”
坐在离喻文州很远的黄少天莫名虎躯一震。

4.
喻文州最近特别看不惯叶修,以往还好,照顾照顾单身老汉,可现在有了周泽楷还缠着什么黄少天。
喻文州和周泽楷在电话里交流许久,终于,两个人达成了共识。
干翻那个叶不羞/黄少天。

5.
和以往不同,周泽楷没有一放假就奔向叶修,而是去找了喻文州,两个人在蓝雨汇合。
两天前,黄少天就飞到了杭州,只留喻文州一人在训练室暗自磨刀。
周泽楷喻文州两人见面后并没在蓝雨多加逗留,都各自换上一身黑飞向了杭州。
微博话题第一换成了“社会你周哥,人帅话不多”

6.
此时的黄少天还缠着叶修。
半个月前,黄少天跟叶修说,他可能喜欢上了喻文州。
恋爱经历为零的黄少天就怂恿叶修陪他演一出戏,目的是为了侧探出喻文州到底对他有没有意思。
可十多天下来喻文州表现的与平常无异,这让黄少天有点火大。

7.
但是,喻文州那个心老脏的哪能看不出来,但他还是看不惯叶修,没有原因。
所以他才会帮助周泽楷把叶修绑到了酒店,将黄少天也被捆成了个麻花。

8.
“嗯?没有想说的吗?”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的眼睛。
“你先把我放开,放开。”黄少天一直在嚷嚷。
两人僵持许久,最终还是黄少天先开的口。
“咳,队长,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,不说我闷得慌,说了还不太好。”
“队长我喜欢你,真的真的很喜欢。”
喻文州目光一滞,随即眼里含笑。
“我也喜欢你,少天。”

9.
第二天叶修看见太阳都是扶着腰的。
向周泽楷摊牌后周泽楷难得的发了点小脾气。
说真的,叶修觉得周泽楷这样挺可爱的。

【周叶】婚纱梗

叶修在一堆婚纱前犯了愁。
还有三天结婚,可他刚想起来捯饬这玩意。
当初双花结婚时,张佳乐穿的就是婚纱。所以叶修认为他应该也得穿。
可是别说是婚纱了,叶修连外套都不会买。
正当他的手摸向烟盒时,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“我到了。”周泽楷提了个袋子站在婚纱店门口。
“哦,那进来啊。”

周泽楷手里提的是套礼服,一个月前就制好了。他看着叶修盯着婚纱发着愣,眼底满都是笑意。
“喜欢?”周泽楷笑着问他。
“还好,不过不太想穿。”叶修耿直的答了出来。
“那算了。”周泽楷攥着的手悄悄捏紧了。

礼服店老板觉得自己中头奖了,看着行三十多年了,没看过婚礼前三天才做衣服的。老板有点想打退堂鼓,可周泽楷眼里满是坚定。

婚礼当天,叶修身着宫廷礼服,宽大的荷叶边十分衬他,而周泽楷穿的并没有那么夸张,两人相衬显得他更像个骑士,至死方休。

“我的新娘,叶修。”


//我好迷wwwqwq